yoi勇厨,维勇✔
虽然看不出来其实我也是个清光厨100年

【维勇】富士山下,向阳花开(12)

外交官维勇

我让老维开始纠结了!

OOC我的锅,一遍土下座一遍继续放飞自我 ;P

以上ok,以下♡

 

前文走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这是第四次关于猪排饭的演讲。

  勇利重复了三天的同一主题倒是让常来的听众们明白这是训练一类的东西,有个看起来和他父亲差不多年纪的英国人还在他今天的演讲开始前过来和他握了手以示鼓励。

  尽管他在那个下午对他自己和维克托都有了新的理解,第二次和第三次演讲的情诗部分却依旧缺少一些核心的东西。勇利确信自己和那天下午相比投入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感情,他在此基础上还为了强调他的爱而配上了有掌控意味的动作。

  除了情诗,其他部分反倒已经完善得差不多了。

  这次演讲相比第一天而言依旧完成得很顺利。勇利和他的听众简单交流了几句走回维克托身边,他紧抿嘴的严肃表情让维克托咽下了还没说出口的赞扬。

  “你们说了什么。”

  维克托很自然地搂住勇利的腰,他带着勇利走离演讲角。

  “啊——他们给我提了些建议。”

  勇利对于维克托甚至在自己腰上轻轻捏了一下的动作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只是看了眼维克托就重新低下头盯着碎石子路,似乎那上面有什么无比吸引他的地方。

  这让维克托有些挫败——前几天仅仅是他的凝视就能让勇利像个小兔子一样羞怯地到躲开。而现在倒显得他像是个变态——勇利最多只是愣一下,马上想到什么一样继而面无表情地紧盯着他或者看着别的东西,轮到他坚持不住移开视线。

  反而变得是我贪恋这种触感了。

  维克托嘟囔一句,在勇利反应过来前询问勇利得到了什么建议。

  “是关于情诗的。”

  “情诗?”

  “你知道的,这首诗更多得会表现出卑微感,但是我的动作,按他们所说太强势了。”

  维克托得承认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手势和主调的违和感或许就是勇利的演讲始终停留在某一阶段的最终原因。

  “所以——他们会建议你换一首诗或者重新考虑配合的问题?”

  维克托说的没错,勇利得到的建议就是这两个。换一首情诗?勇利没有想过这种选择。不说重新练习情感投入配比会浪费多少时间,他觉得自己选择的这首诗就会是最合适的。

  布朗宁夫人的诗,或许因为诗人本身就是历经磨难的女性,基调就是偏向女性角色所惯有的阴柔。

  “我想还是调整一下手势,毕竟一想到我的爱就直接想到了这首诗——我觉得它是最适合我的演说的。”

  这是实话。说来也是有些奇怪,他听优子和真利姐念过不少情诗,却独深刻记住了这一首。

  维克托同意了,他仍然揽着勇利的腰,两人亲密地依靠在一起走回宾馆。

  他们去了勇利的房间。维克托一进门就又看到勇利床头的那本笔记本,勇利说过那是他用了快六年的日记。

  勇利接过维克托的外套挂在自己的边上。他看着两件同色的西服上装有一会,维克托的尺码比他的大,这让他有种看到夫妻挂在一起的外套的感觉。

  醒醒勇利。

  勇利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这让他因为维克托的触摸而失律的心跳慢慢稳定下来。他装的很辛苦——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勇利能感觉到维克托对于他忽然表现出的意外适应很不习惯,他自己当然也很不习惯伪装的平静。

  但他想这样或许能让维克托渐渐放弃逗弄他的心思,这样也就不会有一天,他承受不住日渐强烈的感情误解那些拥抱触摸而踏出注定错误的一步。

  是的是的,勇利觉得维克托对他的触碰都是出于一种有趣的逗弄心态。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反应有多么滑稽——红着脸看起来想死的心都有之类的。维克托一定是觉得好玩才总是越过安全距离。勇利在他自认为看透维克托的动机后就陷入近乎绝望的压抑之中,他花了六年的时间终于能和他的光面对面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却又在开始更亲密的师生关系后直接解开了罪无可赦的新奢望。

  是他太贪心了吗?

  勇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问道,他没有戴眼镜所以双瞳有些涣散。脸上的水没有擦掉顺着鬓角眼窝滑落,滴滴答答地落在洗脸池里。

  不,那毕竟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算没有六年前的相救,恐怕他也会义无反顾地越过崇拜的底线。

  勇利关紧水龙头擦干脸走出卫生间,他注意到维克托正失神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是他的错觉吗,早上出门前他的日记好像是正面朝上的。

  俄罗斯帝国原先信奉的主要是反对同性相恋的东正教。虽然现在已经变成了苏联,但苏联乃至这整个世界依旧接受不了这样违背常理的结合。勇利曾经听说过东京一对被曝光的同性恋人,最后苦于舆论和负罪感相约离世。

  维克托是苏联人,想必也很反感背德的结合。

  勇利走到沉默的维克托面前轻咳一声,又一次警告自己决不能让维克托发现一丝一缕的踪迹。

  维克托从自己的沉思里惊醒过来,他盯着勇利有一会。这一次他的眼里平静如水,勇利费劲地咽下他的疑惑,他不知道刚才短短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以至于维克托原本平易近人的伪装都被他扯下。

  “当然,我们来调整一下配合手势。”

  维克托走到勇利身后,他先是握住勇利的手臂,接着一遍下滑一边打开勇利的双手。最后他扶着勇利的前臂让勇利做出第一个拥抱的姿势。

  勇利觉得维克托与其说是认真来教学倒不如说是在确认什么。他的指尖隔着衬衫滑过自己的双手,不带一丝引诱仅仅是滑过而已。勇利克制住自己战栗的冲动没有制止维克托,他顺从地拥抱前方不存在的恋人,

  下一个动作应该是收回手臂交叉在胸前然后微偏头,对应的是“生命的尽头和上帝的恩惠”这一句。

  维克托顺着勇利收回的前臂,他的手搭在勇利的手上,勇利发现他的手心冰冷却在出汗。

  这个时候他们两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一起,勇利知道他是被维克托拥抱住的,他身后是血肉构成的人类而不是沾血粘尘的大衣。

  接着勇利应该左手捂住胸口,右手伸向前方表露出渴求的意思。

  “我爱你,我的深情不再留给往日的悲伤。”

  因为只是动作排练,勇利其实并不用念出对应的诗句。只是这一句,在维克托松开手又重新落在勇利的肩胛骨上后,被本在心里默念的勇利脱口而出。

  他感觉到在自己背上滑过的指尖微颤,加快了速度滑落他腰窝的位置,维克托的两根食指甚至在那里轻轻刮了一下。

  勇利觉得自己背上被滑过的两道在灼烧他的理智,他的肌肉绷紧到酸痛,他甚至觉得肌肤已经在那种热度下融化,带着他的无望展露出他的白骨。

  他维持着捂胸动作的手不觉用力,他几乎是扣入自己心脏表面的皮肤,似乎这样就能让他觉得不那么疲累。

  维克托见勇利一会没有继续动作于是在腰窝那用力按了一下。勇利被缠杂的情绪淹没了对身体最后的控制,他的腿一软,失去支撑的身体被维克托抱住。勇利惊悚地发现维克托慢慢地靠在他背上,温热的呼吸透过衬衫传递维克托并不平静的内心。

  “你还好吗?”

  他的双腿用力,这让他不那么无力一些。维克托一直抱着他没有放手,勇利反倒成为两人之间更冷静一些的那一个。

  “我——我很好——是的我很好。”

  维克托的声音失去一贯的镇定,勇利本能地觉得维克托在经历某种变化。尽管维克托看上去并不好,但勇利觉得那会是个好变化。

  他们的排练暂时停止,勇利坚持维克托回去睡上一觉比较好,他可以自己完成动作的调整。

  维克托同意了,他确实需要一些私人空间来调整。

  

  维克托几乎是撞开门跑进他的房间。

  他靠在门背上渐渐滑坐在地上,维克托撩起他有些汗湿的刘海全部牵到耳后,他被阴影笼罩住。

  维克托确实看了勇利的日记。

  他很好奇勇利记了什么,也很高兴勇利和他拥有同样似乎已经过时的习惯。维克托在勇利进卫生间关上门后忍不住捞过那本日记打开,他以更加了解自己的学生和朋友为由忽略了最后一点内疚感。

  维克托不知道自己后不后悔偷看了那本日记,他不知道。他在卫生间的水流声停止后就匆忙把本子放回原处。勇利出来时看了那本日记一眼,维克托才发现自己放反了。那一瞬间他很慌张,但还是维持着之前沉思的姿势。

  勇利看起来并没有发现问题,维克托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赶紧把话题往勇利的演讲手势上扯去。但他很快发现这是个更加糟糕的决定。

  维克托的脑海被他随手翻到的那句话占领,他无法做出更多思考。而这让他按着自己的求知欲完全消除他和勇利之间的距离。

  他和勇利一起无言做了第一个动作。维克托知道他的第一个问题有了答案。

  维克托反感和同性的肢体接触吗?

  说不上反感但也绝对不喜欢。维克托是有几个亲近的朋友,但他总是和他们保持一定的朋友距离,就算是雅科夫这样的长辈也因为深知维克托的性格而最多来一个很短的拥抱。

  但是唯独勇利。

  维克托怀念他和勇利称得上是意外的那次接吻所带给他的平静,维克托留恋他接近勇利时日本人慌乱的涩然反应,维克托迷恋他触碰勇利时对方强忍战栗的那种抗拒。

  勇利念出了第二个动作对应的诗句。他不由得滑过勇利被衬衫严密包裹住的背部,甚至在勇利走神后按了一下勇利的腰窝,让日本人瘫软在他怀里。

  维克托被吓到了。

  当然,当然,他知道身体敏感的人会因为这样的触屏一下子腿软。但是当勇利真的如他所想倒在他怀里时他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他很少或者说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应该等勇利缓过后松手为他的失礼道歉,还是索性收紧手臂抱紧他怀里引发他不对劲情绪的人,甚至野蛮粗鲁地咬上青年粉嫩的唇片?

  维克托被自己想法吓到了,他只能在勇利问他还好吗的时候选择逃离,逃离这个让他失去自持的冷静的罪魁祸首。

  他无法冷眼判断这一连串的事。

  他感到很迷糊,事实上一部分的他找寻不到合理的解释在嘶吼呜咽;他感到很清醒,一部分的他冷眼旁观核心的自己试图进入他一直被警告勿入的新世界,被似乎无望的黑暗淹没。

  维克托知道那个答案,维克托不知道那个答案。

  他遵循了二十七年的常理分崩离析,然而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他抱有怎样的感情。

 

  勇利打开他的日记本翻到最新写过的那页。

  【我的爱意并不是那种浅显易懂的爱意或恋爱。】

  【第一次想要主动紧紧维系之人。】

  【就是维坚卡。】

  他拔开笔盖在今天的日期下落笔。

  【我斗胆将这种感情称之为“爱”。】

 

 

*大家新年快乐!!!!!

*我成功地在今年让维克托也进化了一点点!!没有拖到明年_(:зゝ∠)_但是正式开窍就是明年了x

*还是有点在意会不会进化得太突然....最开始的设定的是勇利->老维是单纯的喜欢感谢之类的,老维->勇利是救过的人。(11)和(12)勇利小天使的部分比较多,老维感觉写不到位(趴)

*小天使们!来!告诉我两个人的进化是不是太突然了!

 

求小红心和小评论XDDDD

手动比哈特!


评论(4)
热度(73)

© Ritataataaa | Powered by LOFTER